美术作品

当前位置:美高梅网址 > 美术作品 > 阅兵极简史,专家现形记

阅兵极简史,专家现形记

来源:http://www.jianlongrealestate.com 作者:美高梅网址 时间:2020-01-12 05:22

摘要:2019年10月1日,为庆祝阿中哥哥的70岁生日,14亿粉丝为他举行了盛大的“生日会”。爱国女孩和爱国男孩们为阿中哥哥激情应援!阿中生日会应援手幅 图源人民日报官微在这场“生日会”上,还有一个万众瞩目

摘要:——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收藏家李巍名誉侵权案终审判决2018年9月3日,着名金铜佛像家李巍收到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寄来的判决书,判决书就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与陈建明名誉侵权纠纷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

摘要:2019月7月21,北京正道2019春季拍卖会将在北京燕莎中心凯宾斯基饭店举槌

摘要:对话者:李曙光、关志民(美术学博士、美国明尼苏达州立大学美术系终身教授)关志民:这次回来,从北京到上海跑了一圈,看了不少当下的作品,感觉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还是有自己特别的面貌的...

2019年10月1日,为庆祝阿中哥哥的70岁生日,14亿粉丝为他举行了盛大的“生日会”。

——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收藏家李巍名誉侵权案终审判决 2018年9月3日,着名金铜佛像家李巍收到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寄来的判决书,判决书就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与陈建明名誉侵权纠纷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侵权人陈建明被判删除网文中的侵权文字及图片,并承担相关的法律诉讼费用。至此,历时近两年的G20金铜佛像展名誉权案终于尘埃落定。 案件回顾 2016年8月至9月,由着名金铜佛像收藏家李巍提供展品的《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在浙江美术馆成功举办。该展览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浙江省文化厅和普陀山佛教协会联合主办,浙江美术馆和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共同承办。作为G20峰会期间官方举办的一场精品展览,参展佛像都经过精心挑选,尤其是明代永乐宣德时期的金铜佛像,作为中国明代造像艺术的代表,彰显着中国佛教造像的艺术高度,在G20峰会期间备受瞩目。 不料,就在展出的第二天,杭州经营锡器的个体户陈建明发文称:本次展览的佛教造像粗俗不堪、和北京古玩城批发的赝品没有差别。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的善举都被污蔑为“国宝帮”、伪专家攻占国家文化重地。一批吃瓜群众被这样夺人眼球的标题吸引,一些颇具影响力的媒体也不负责任的同时报道,使得此次展品是赝品的声音迅速传播,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及李巍的名誉受到了严重侵害。 2016年11月,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共同作为原告,向舟山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被告陈建明删除侵权报道,恢复原告名誉,消除不良影响。陈建明不服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对此,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及李巍也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3月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浙江高院二审判决核心内容 二审的争议焦点有两点:1、陈建明的涉案文章中相关言论是否构成名誉侵权。2、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主张的损害事实是否存在,侵权责任应当如何承担。 针对以上焦点,二审判定:陈建明的涉案文章用图片将展出的佛教造像与古玩城佛像对比,在缺乏充分认定条件和确实根据的情况下,利用图和实物的差异,得出对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的名誉权产生负面影响的不严谨结论,误导公众观点,具有主观恶意,超过了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的合理边界,构成侵权。 陈建明的侵权行为与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的社会信誉降低的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构成对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的名誉权的侵害,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此判令:维持一审原判,陈建明需删除侵权的内容。 “李鬼”专家现形 在这起侵权案件中,恶意贬损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的“专家”陈建明到底是何许人也?翻开国家民政部通报的179家非法社会组织,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赫然在案,而陈建明就是这个组织的正式委员。真可谓李逵遇上了李鬼!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非法组织成员陈建明这样的“李鬼”专家,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他对G20峰会期间展出的佛教造像恶意抹黑,利用媒体舆论打压民间收藏家,已构成侵权并受到了法律制裁。 但其罔顾法律,继续利用网络媒体煽动情绪,对李巍及其藏品恶意攻击和诽谤,还在自媒体发文称自己赢了官司,无视法院判定的侵权结果,并且继续在其文章中攻击和诽谤李巍极其藏品,究竟居心何在?如果不是有巨大的利益驱动,谁会无视人间正义、黑白不分?妄图以此达到控制文物鉴定权和话语权的目的,无异于以卵击石。这样倒行逆施的行径终将作茧自缚,受到法律更严格的制裁。 海伦·凯勒曾经说过:“乌云遮不住太阳,邪恶终将被打倒,真正的胜利永远属于正义。”天理昭彰,书载言传,走正义之路,从来风雨兼程。李巍在打这场官司之初就已经声明:我不要钱,我要的是9000万民间收藏家的话语权,是个人的名誉。”以法律为剑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之正气,是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利,更是每一位民间收藏家应有的担当!

对话者:李曙光、关志民(美术学博士、美国明尼苏达州立大学美术系终身教授) 关志民:这次回来,从北京到上海跑了一圈,看了不少当下的作品,感觉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还是有自己特别的面貌的,虽说是被西方艺术界作为主流对照物而给予特别推宠,并非中国艺术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显得有些表面化,但必竟是开了个头。 李曙光:对,从上世纪“85美术新潮”时拿西方的现当代艺术给中国人看,到上世纪90年代拿中国的社会、政治、文化符号给西方人看。这一拿一送,总算走出去了,这也是一种必然的过程吧。 关志民:从你的作品中,我感觉有很大不同,没有这“一拿一送”的痕迹,精神性的突出是一个特点,有一种很深的“彼岸”情结。 李曙光:我对价值意义追求是真诚严肃的。当然现阶段国内不少作品以“玩”的面貌出现,这与改革开放后,虚假的崇高价值意义的轰塌有关,艺术终于走向了崇高价值意义的反面。玩世、泼皮、调侃成了当代中国艺术的一个流行式样。这里也并非都是为了迎合西方对中国的概念化理解和期待,这确实是这个转型时期的反映。但我觉得这个对价值意义的消解只是一个过程。中国是个文化大国,只靠消解是不能构建当代文化体系的,重构才是终极意义。我一直觉得中国人缺少对终极意义追问的宗教精神。我可能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这种忧虑情怀在作品中有明显的流露。我一直对一个场面非常感动:将来有一天,地球不能生存了,人们乘坐未来的太空“诺亚方舟”永远撤离地球不得不去茫茫不可知的外太空寻找新的生息之所时悲凉的感怀场面。 关志民:所以,你的作品叫“桃花源”系列,有逃避到世外桃源的诉求。其实,逃避是对现实的深刻反映。 李曙光:对,逃避不是沉浸在自己的小情小调中去喃喃自语,只关注自身小感受的喃喃自语不会有出息,将逃避变为对现实命运的终极追问,具有深深的怀疑和批判精神,这样胸怀就不一样了。 关志民:有点沉重了,说点轻松的。我觉得你作品里有种很逼人的神秘、凄美的感染力,而且很有东方意味。 李曙光:我喜欢草间弥生和宫崎骏的作品。东方人较西方人对凄美和灵境有着异样的敏感和细腻。我觉得我自己也较具有这种敏感的特质。对古典唯美主义的颠覆是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一门功课,必须要做。但为颠覆而颠覆终究令后现代主义陷于一个死结,自己也解不开了。后现代主义的各种尝试及乎都走到了极端,下一步怎么走,我很困惑,想必很多艺术家也很困惑。基于这种情况,我将我过去很观念的创作理念,稍作调整,往情感方面靠靠,忠诚自己的感情,做一些质朴、自然的选择。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第52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罗伯特·斯托先生对这次双年展作了很大的改革,他决意截断威尼斯双年展数十年来主题先行的传统,更加尊重艺术家本身的具体感觉。我觉得当代艺术主题也好、观念也好、感觉也好,并不互相排斥。没有观念,作品解决不了问题,而没有真诚的感觉,作品干巴巴的流于概念和符号而没有感人的精神力量。 关志民:在你的作品里,有符号的因素,也有凄美的情感和神秘的灵境。 李曙光:我从事时尚行业十余年,在时尚行业有个“混搭”概念,我将这一概念运用到艺术创作中,使作品加强了感受性和观念性的同时。也增加了作品的多意性和多解性。 关志民:你的作品中桃花、梅花、迷彩等符号就是“混搭”在一起的,但不觉得生硬。 李曙光:我也用符号,但我努力营造一个空间,一个情境,用很深的情感将符号溶合在一起,尽量表达对“世外桃源”里的幸福时刻的不安和脆弱感。这也许正是当代人们的精神之痛,才导致了终极追问的缺失和现世及时享乐的自我精神麻醉。 关志民:其实你的作品在严肃冷峻和凄美的氛围中有时也有些调侃戏谑的成份。 李曙光:喜极而泣,悲极而乐,严肃之极便生幽默。这是幽默而不是滑稽。

爱国女孩和爱国男孩们为阿中哥哥激情应援!

图片 1

图片 2

阿中生日会应援手幅 图源人民日报官微

在这场“生日会”上,还有一个万众瞩目的仪式——阅兵!

其实,对于出道已有五千年之久的阿中来说,阅兵算不上新鲜事。

中华历史悠悠五千年,浩浩觞觞的军事史就贯穿了五千年。而阅兵作为传统的军事仪式,也以田猎为起点发展演变至今。

阅兵起源于先秦时期,这在《周礼》与《礼记》中都可以找到记录。

《周礼》载:“以军礼同邦国……大田之礼,简众也。”郑玄注:“因田习兵,阅其车徒之数。”《周礼》载:“中冬, 教大阅。”《礼记》载:“孟冬之月……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孙希旦《礼记集解》云:“此即《周礼》‘冬大阅’之礼也。春治兵,夏茇舍,秋振旅,冬大阅,皆所以习武事 也,而唯冬之大阅为盛,《左传》所谓‘三时务农,一时讲武’也。”

从文献记载中可以推断,早在兵农合一的先秦时代,已经出现了检阅士兵及兵器的活动。

当时的军事训练以四季划分,每个季节都有各自的KPI,冬季是大阅,会检阅前几季的训练成果。

先秦时期比较着名的一次大阅兵,是周武王组织的军事演习,史称“孟津观兵”,时间大约在公元前1048年左右。

“惟十有三年春,大会于孟津。”——《尚书·周书·泰誓》

图片 3

武王进行阅兵,主要是为伐纣做准备。

通过阅兵,检验自身号召力、试探各诸侯国的态度。

故而,即便已经聚集了八百诸侯,但因为有几个大诸侯国没有参与,武王还是决定收兵回师,继续等待时机。

终于在公元前1046年,时机成熟了!

阅兵达人·武王,又一次进行了阅兵,这次的主要目的是鼓舞士气。

终于,武王和他的士兵们成功打败了商朝大军。

这次战争,被后世称为“牧野之战”。

秦朝,随着中央集权的加强,统治者更加重视军事训练与校阅。

虽然相关的文献资料留存不多,但通过兵马俑,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当时阅兵的盛况。

图片 4

图源:陕西历史博物馆官网

汉末魏晋时期,战事频繁,阅兵活动自然也更多。

阅兵活动大致可分成两类:一类是例行阅兵,每年定期进行,对士兵进行检阅、考察其训练情;一类是大军出征前的阅兵,也就是战前动员大会。

汉献帝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属下有官员上奏,说古代四时讲武,都安排在农闲时节,而汉西京三时不讲武,十月讲武。

于是官员灵机一动,建议“以立秋择吉日”阅兵,这样既合礼法又承汉制,就很完美。

于是这年冬天,阅兵安排。

曹操亲自击鼓鸣金,指挥受阅部队进退。

“至献帝建安二十一年,魏国有司奏:古四时讲武,皆于于农隙。汉西京承秦制,三时不讲,惟十月都讲。今金革未偃,士众素习,可无四时讲武。但以立秋择吉日大朝车骑,号曰阅兵,上合礼名,下承汉制。奏可。是冬,阅兵,魏王亲执金鼓,以令进退。”——《晋书》

图片 5

大多数的阅兵都在秋冬,农闲时节,但也有例外。

比如,诸葛亮就曾经在建兴三年春讲武,这主要是因为诸葛大佬有率众南征的需求。

图片 6

发展到唐代,阅兵讲武的军事作用有所削弱,礼仪作用逐渐加强。

“讲武”逐渐演变为特定名词,专指高规格、大规模、由君王亲自主持的国家礼仪。

尤其是《大唐开元礼》,把“讲武”专称为“皇帝讲武”,官宣阅兵正式成为大型国家典礼制度。

先天二年秋,在长安城外的骊山脚下,唐玄宗李隆基进行了一次阅兵。

图片 7

这场阅兵聚集了二十万军士,浩浩荡荡,连亘五十余里,被认为是中国古代史上最有排面的阅兵。

你别看这只是一次阅兵,其实这背后有一段故事……

就在阅兵前的三个月,李隆基发动了“先天政变”,杀死了太平公主。

三个月后的这场大阅兵,更像是李隆基用来巩固朝局,显示自己帝王威严的工具。

阅兵结束之后,李隆基处理了两个人。

一个是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郭元振,一个是给事中、知礼仪事唐绍。

罪名是“兵部尚书郭元振治军无方,军容不整,队伍散乱;给事中、知礼仪事唐绍,制军礼不严,严重渎职。”

似乎有嫌弃这场阅兵不够有排面的意思。

也有人认为这是在借机杀人立威,震慑一下子朝野。

图片 8

在宋代,阅兵出现了新的特点。

超大规模的阅兵礼不常有了,而小规模的宫廷阅兵活动盛行,且多由皇帝亲自主持。

北宋建立后,宋太祖赵匡胤大讲武事。

他时常观看军队训练,有时还要亲自下场,检查士兵的业务能力。

帝谓近臣曰:“晋、汉以来,卫士不下数十万。然可用者极寡。朕顷按籍阅之,去其冗弱,亲校其击刺骑射之艺,今悉为精锐矣。”——《续资治通鉴》

此外,驻扎地方州府或边防的军队,也会进行季节性军事训练。

这种地方阅兵活动,通常是规模较大的联合阅兵,步骑禁军、水军、厢军、保甲、 乡兵、弓手等一起阅。

这一阅兵考核制度,遵循“农隙讲武”、“安不忘战”的古礼,是地方军事训练的惯例,终两宋都在施行。

明朝有一次挺特殊的阅兵,被后世形容为“威震四方”、“震惊世界”。

图片 9

永乐十八年十一月,明成祖朱棣在北京接见各国使臣。

诸使臣皆行叩拜礼,只有帖木儿国的使臣,坚持只行鞠躬礼,理由是“我国无此风俗”,十分倔强。

朱棣倒也没说啥,随他去了。

两个月后,他邀请各国使团参加狩猎。

永乐十九年三月,狞猎正式开始。

朱棣精心挑选的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相继表演了骑兵包抄、步兵突击、步骑合击。

从广西、云南、四川调来的土狼兵、白杆兵,则演练了步兵劲弩齐射、长枪步兵刺杀训练等项目。

据史载,这次大阅兵,军容齐整、步调如一、兵甲鲜艳。

尤其是“神机营”的火器操练,展示了火龙枪、火龙车等各种当时的高精尖武器,使列国使节N脸震惊。

图片 10

显然,这次阅兵取得了很好的震慑效果。

阅兵结束后,朱棣在行营接见了各国使节。

这次,那位倔强的帖木儿国使臣,带头行了叩拜礼。

朋友,说好的“我国无此风俗”呢?

图片 11

现代 杨令茀摹明成祖朱棣像轴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形成了多种阅兵方式。

除皇帝亲自阅兵外,还钦派检阅。

由练兵处、兵部、陆军部奏请皇帝, 钦派知兵大臣前往阅兵。

阅兵内容,则有军容、军技、军学、军器、军阵等。

针对一些大臣不亲赴队伍操演的情况,乾隆皇帝还规定,要把“无故不到者”的名字记到小本本上。

“八旗合操时,阅兵王、大臣等,逐次前往监看稽察,如有无故不到者,同阅之王、大臣指名题参议处。”

图片 12

​清 郎世宁 乾隆皇帝大阅图轴及局部

张兰,魏宏灿.略论曹魏时期的阅兵[J].合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32:81.

尤丹丹.宋代阅兵研究[D].河南:河南大学,2016. DOI:10.7666/d.D01051958.

刘腾.威震四方的明朝大阅兵[J].科学大观园,2010,:33.

史历.明朝大阅兵震惊世界[J].人才资源开发,2016:72-73.

刘开生.中国古代的阅兵[J].文史博览,2009:13.

王子今.中国古代的阅兵式[J].科学大观园,2010,:22-23

中国历史上的阅兵——古代阅兵. 中国网

本文由美高梅网址发布于美术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阅兵极简史,专家现形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