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演出

当前位置:美高梅网址 > 戏剧演出 > 卡布奇诺,越剧名家萧雅携两台大戏进京献艺

卡布奇诺,越剧名家萧雅携两台大戏进京献艺

来源:http://www.jianlongrealestate.com 作者:美高梅网址 时间:2019-10-30 11:26

台北“如果儿童剧团”带来即兴喜剧《谎言!卡布奇诺》

  本报北京6月12日电 深受京城越迷喜爱的沪上越剧名家萧雅,将携两台越剧经典剧目《盘妻索妻》和《新巡按斩父》,于6月16日进京在长安大戏院进行汇报演出。

新时代民族工作理论座谈会举行 《石榴红了》在京首演

时间:2017年12月24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一文

图片 1

新时代民族工作理论座谈会现场 单鸣 摄

图片 2

中央民族大学校长黄泰岩致辞 单鸣 摄

图片 3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刘新乐致辞 单鸣 摄

  12月23日,新时代民族工作理论座谈会暨“乌兰牧骑培训项目”签约仪式、音乐剧《石榴红了》首演,在北京民族大学举行。

  文化部、教育部等相关领导,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文化厅、教育厅相关领导,民族理论方面多位著名专家学者,鄂尔多斯市、城川民族干部学院和自治区直属乌兰牧骑、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鄂托克前旗乌兰牧骑代表等出席本次活动。

  活动旨在响应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认真学习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的先进事迹,大力弘扬乌兰牧骑的优良传统,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写人民、演人民、为人民,以实际行动践行新时代文艺工作者的职责使命。把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与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结合起来,坚定文化自信,增强责任担当,在服务人民、造福人民中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

图片 4

《石榴红了》剧照 朝乐 摄

图片 5

《石榴红了》剧照 朝乐 摄

  23日晚,由内蒙古草原文化保护发展基金会出品,邀请百老汇优秀的创作团队制作的,鄂托克前旗乌兰牧骑出演的音乐剧《石榴红了》在中央民族大学大礼堂举行首映。该剧反映延安民族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前身)诞生在延安,成长在草原,在战火纷飞中发展壮大的感人故事。

  该剧讲述的是:1941年9月18日,延安民族学院正式成立。延安民族学院是党培养民族干部的红色摇篮。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感召下,来自汉、满、蒙、回、藏、苗、彝等各民族的优秀青年们来到学院,共同学习、一起劳动。在大生产运动期间,教育长以史为鉴,教导学员们各民族应休戚与共,为打破旧世界、建设新中国而努力学习。

图片 6

《石榴红了》剧照 朝乐 摄

图片 7

《石榴红了》剧照 朝乐 摄

图片 8

《石榴红了》剧照 朝乐 摄

  该剧展示了在1945年9月3日,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的抗日战争末期,根据中共中央西北局的指示,延安民族学院冲破封锁线,搬迁到了鄂尔多斯大草原上的城川镇,学员们在城川种下代表民族团结、进步的石榴树。学员们相互学习彼此的语言,了解彼此的文化,并遇到了为追求理想、支持中国革命事业而来到中国的美国专家阳早(Sid Engst)和寒春(Joan Hinton)夫妇。以及在城川,不同民族、种族的人们令理想之花结出硕果。为筹建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学员们毕业离开学院,走向革命工作的各个岗位的成长过程。

宣祥友:“痴”心一片为庐剧

时间:2017年08月11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东方文

  距离正式演出还有一个半小时,宣祥友忙碌依旧。

  挂横幅、转后台、接受采访、张罗票务……拎着一个皮包,他精瘦的身影在长安大戏院的台前幕后不停穿梭。用同行的工作人员的话来说,他就像是一个陀螺,“已经停不下来”。

  2017年8月5日晚,新编大型古装庐剧《情意缘》,在这里与北京观众见面。

  这次演出对宣祥友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用一句俗套的话来说,《情意缘》是宣祥友的“亲孩子”——自己写剧本、自己组建班子演出、又自己把这部“根”在江淮的地方戏从安徽带到了北京。剧本一写就是八个月,前后投资将近五百万,在晋京演出前,四十多天的时间里,宣祥友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总有操不完的心。”

  二胡与中阮奏出声响,踩着锣鼓点演员们踱步到台上,一亮相开嗓,台下的观众叫了一声好,宣祥友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一部新鲜的老戏

  富家千金与贫穷郎相爱,生下的马小宝落难后又受万家兄妹收留。赶考途中万家公子染疾,小宝顶替赴考,谁料中得状元……庐剧《情意缘》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古代的故事,然而从某种角度上说,又非常之“新”。

  “传统戏曲里都是公子落难小姐救,后花园里定终生。但是《情意缘》讲述的是兄弟情。”安徽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宇洪杰这样评价道。

  乐池里坐了三十多人的乐队,除了传统的打击乐与二胡,还加入了中阮、西洋贝斯。《情意缘》的唱腔设计符合庐剧西路的传统风格,又融入了中路的特色。而在音乐上,不仅有一唱一段的唱腔,还有营造气氛的垫场音乐,类似歌剧和音乐剧的人物主题。

  唯一显得不那么新的是,舞台上没有时下流行的“声光电”。依旧是传统的“一桌二椅”、绘着牡丹的屏风、水墨画一般的景片,这是宣祥友的坚持。写情义故事,是为了革新庐剧的故事结构;扩充乐队、革新音乐,是为了让新生代的观众能够喜欢上庐剧的音乐;而用实景,则是为了让这部庐剧,依然保有传统的滋味。“地方戏曲,要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

  这部新鲜却又传统的庐剧,是名副其实的“大制作”。台上演员三十余人,全体工作人员更超过八十人。演员中有好几个民营庐剧院团的团长;安徽省舞台美术学会,五个副会长里有四个都在幕后工作;乐手们有的来自安徽省民乐团,有的来自其它民营庐剧团。用宇洪杰的话来说,这部新排庐剧集结的是四面八方的力量。

  把这些力量拧成一股绳的,正是宣祥友。

  从小戏痴到大戏迷

  蒲松龄说:“书痴者文必工,技痴者艺必良。”从一个戏迷到一个剧种的守护者,宣祥友的庐剧扶持之路,也从一个“痴”字开始。

  从小痴迷庐剧,而后学习二胡,半路出家经商,组织工会文艺演出……宣祥友的人生故事并不复杂,然而兜兜转转都与庐剧脱不开联系。往上追溯上几代,宣祥友的家中并没有什么文艺传统。出生于1960年代,父辈都是地道的农民,对宣祥友来说,庐剧的腔调和稻田的泥土气,是孩提时代难以磨灭的回忆。

  和很多乡亲们一样,他的父亲、母亲都是庐剧迷。那个年代很多村民都能随口来一段,走村串巷的庐剧剧班更是数不胜数。

  有年夏天,村里来了个小倒剧戏班,铿锵的锣鼓声召唤着宣祥友。他顿时被那清甜的“寒腔”、委婉的“二凉”给实实的迷住了。于是他跟了这戏班跑了五个村子。家里人火急火燎地足足找了他一个星期。后来是一位熟识的村民在草堆旁发现了脏兮兮的他,终于把他带到了已经急得跳脚的父母身边。为这事,一顿打骂当然是少不了。摸着被打得通红的屁股,他对着爸妈吼到:“等我长大有钱了,我要找个戏班子来我家,唱他个五天五夜!”

  这番无心之语,在冥冥之中预示了《情意缘》的诞生,也宣告了宣祥友与庐剧剪不断的羁绊。

  2015年,宣祥友成立了合肥雨中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下属小乐队与演员,走庐剧送到了社区。合肥老百姓面对庐剧的热情是令人惊讶的。不用预告、不用张罗,将戏台架起来,一开锣一亮嗓,没过多久四面八方的人就都聚拢过来。孩子们在戏台旁穿梭嬉戏,上了年纪的戏迷坐在台下如痴如醉地聆听。一场戏两个多小时,少则千来人,多则四五千。与登上台的“大戏”不同,走进社区的戏是每个起承转合皆表明的连台戏。一部《秦香莲》有十几场,可以唱上好几天,每天都不缺少听众。

  “地方戏曲,要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宣祥友说,而庐剧的“根”在田间地头、街头巷尾,因而要回到基层,回到观众中去。

  从社区到学校,宣祥友和他的雨中语每年在基层演出达到了200场。他算了一笔账,倘若有政府补贴,一场戏依照不同级别从三千到四千元不等。这笔钱尚不够支付演员的演出费用。再加上购买巡演车辆、日常维护……宣祥友为此每年要个人贴补近四十万元。

  为什么要坚持这种几乎没有回报的付出?宣祥友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他唯一不停告诉别人的就是:“我喜欢庐剧啊!”

  少年时代的宣祥友一度特别艳羡宣传队的工作。他还曾经用竹筒和两根线,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二胡。这股执着而简单的愿望让他后来进入安徽省艺校学习,学的就是二胡专业。后来他并未能进入文艺院团工作,但是民乐和庐剧仍然是他生活中重要的组成。

  他曾经组织二胡和葫芦丝比赛,发掘了一批民乐苗子,也曾为工会组织文艺演出,殚精竭虑。因为会拉二胡,宣祥友时常被其它民营庐剧团拉去客串琴师,时不时也“票个戏”。扮上戏装,站上舞台,宣祥友的心中总有难以抑制的激动。“虽然也许只是在社区演出,很简易的戏台,但唱上两句仍然很满足。”

  从小戏班到大舞台

  这种激动和满足,支撑着宣祥友在衣食无忧之后,用自己的力量为倾注了大半生的热爱做一点事。年轻一代普遍对地方戏曲有一种偏见,觉得庐剧太俗、太草根。而宣祥友一直想让大家看看,庐剧不仅可以很草根,也可以站到大剧场的舞台上。

  2015年,《情意缘》故事的雏形在宣祥友的脑中回旋。故事和剧本是最初的绊脚石。相比黄梅戏这些创作成体系的大剧种,庐剧的剧本一直是薄弱环节。而在原创力量短缺的今天,更是难上加难。没有剧本,宣祥友就自己写。《情意缘》的剧本经过反复修改,创作时间长达八个月。没有资金,宣祥友及自己的雨中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自筹资金。没有演员,宣祥友找来了肥东县、包河区、含山县等民间知名庐剧演员,其中还有几个剧团团长。

  2016年8月18日晚上,安徽大剧院人声鼎沸。这天晚上,新编大型古装庐剧《情意缘》在这里首演。1600余的剧场座无虚席,除此之外,还有400多名观众站着看完了整出戏,连续两天,庐剧没有比这再火热的场面了。听闻演出的消息,合肥周边县市的居民,都结伴开车赶来看戏。

  媒体这样评价:“这次演出是安徽民营文艺社团的先河之作,是民营社团的抱团结晶,是为放飞‘庐莺’开门探了一下头。”

  而在安徽省演艺集团副总经理宇洪杰看来,办戏班是江淮民间素有的传统,宣祥友办公司、送戏进社区、将庐剧搬到了大舞台,有徽商的古风。而此次《情意缘》晋京演出,从制作到本次晋京前后投入近五百万,这一成本让宣祥友始料未及。为了支持这部剧,宣祥友不仅自掏腰包,甚至一度考虑出售自己厂房。但他并不后悔。

  “有人问我,庐剧是不是庐山的地方剧种。”听闻这番话,宣祥友又好气又好笑,然而也越发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意识重大。“很多人并不知道庐剧,并不了解庐剧,把这出戏带来北京,能让首都的观众知道这一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剧种。通过不同观众的反应、专家老师的点评,对探索这部剧进一步深造,对庐剧如何适合现代观众的口味和时代的需要,也会有所帮助。”

平均每45秒就让观众大笑一次

  此次进京演出的两台剧目中,《盘妻索妻》为越剧尹派的传统经典剧目,萧雅将一展其优秀尹派传人的潇洒做派和过硬唱功。改编自传统剧目的《新巡按斩父》,不同于越剧常见的才子佳人题材,突出反腐倡廉的主题,以史为镜,具有警世教育作用,既反映时代潮流,又传播正能量。剧中,在表现抉择斩父时,萧雅用她那富有磁性的嗓音、饱含真情的演唱,令观众印象深刻。

  《谎言!卡布奇诺》,平均每45秒就让观众大笑一次,这样的卖点足以吸引孩子和家长,更何况自中国儿童戏剧节首创以来,每届都有佳作,早已让台北“如果儿童剧团”成为孩子喜欢和信任的品牌团队了。7月15日至16日,该团携意大利即兴喜剧《谎言!卡布奇诺》参展第七届中国儿童戏剧节,欢乐的故事情节和零距离的魔术互动将让走进剧场的大小朋友在欢笑中了解“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之道理。

  上海萧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6月,是上海第一家专业从事越剧艺术表演和传承的民营越剧院团。15年来,公司先后创排及改编了十余台原创、传统、经典剧目,其中《状元未了情》《盘妻索妻》《何文秀传奇》《新巡按斩父》等剧多次获得各类奖项,久演不衰,足迹遍布全国多地,演出总场次达到了近3000场,观众总人数近30多万人次。萧雅个人也摘得了中国戏剧梅花奖,并荣获“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谎言!卡布奇诺》取材自意大利即兴喜剧,改编自喜剧大师高多尼的剧本《一仆二主》。据“如果儿童剧团”的创团者——台湾地区知名艺术家赵自强介绍,该剧2002年首演时,全场观众欢笑雷动。平均每45秒就让观众大笑一次的舞台呈现,让这部剧堪称该团的喜剧代表之作。故事主轴是一个叫做卡布奇诺的仆人,为了同时赚两个主人的钱,不惜说谎掩饰所发生的搞笑故事。本剧借着夸张的舞台设计与喧闹的表演风格,带给观众们欢乐的同时,更传达了“诚实”的重要性。

  让孩子兴奋不已的除了欢乐的故事情节,该剧中间还穿插了魔术表演与杂耍桥段,让孩子们参与互动演出。透过当下的、实时的表演方式,一方面,观众可以感受到最真实的喜剧效果,笑声的力量感染全场的同时,留下亲子之间的难忘回忆;另一方面,演员邀请台下观众参与,不仅拉近了台上与台下的距离,也让孩子们从参与的过程中了解“人人生而平等,每一份工作都值得被尊重”的社会价值。

  赵自强说,在创作中,他们希望做到5分钟有大变化,3分钟有小变化,这样的变化会即时产生不同的笑点、看点,更重要的是,作为即兴喜剧,演员除预设的表演之外,会根据不同的观众用即兴表演激发观众不同的兴奋点,并根据观众不同的反应和预期适时调整自己的表演及回应,最大程度地激活演员与观众之间的化合反应,将演出效果推向极致。

  其实,与观众这样互为激发的戏剧效果,是台北“如果儿童剧团”极为看重的,更是他们多年培养观众,并在戏剧教育中与孩子互为成长互为生成的结果。以其每次演出前的标签式预热活动为例,每每让孩子开心接受欲罢不能,以至于更加对他们的戏剧作品跃跃欲试翘首企盼。每年中国儿童戏剧节期间,该团都会带来寓教于乐的儿童戏剧工作坊,从首届的“练熊猫舞”、第二届的“声音大进击”、第三届的“挑战专注力”、第四届的“小侦探大眼睛”、第五届的“身体橡皮筋”到第六届的“声音魔法师”,再到今年,“儿童剧场表演Workshop——和想象力做朋友”在《谎言!卡布奇诺》演出前如期举行。在该团创作暨教学总监徐琬莹及其助教的带领下,通过“跟着感觉走”“种子的旅行”“自画像”“分享与讨论”四个环节,小朋友在看似游戏的过程中,开启想象之旅,激发想象的力量,从日常生活中发现想象的方法。60分钟的时间里,小朋友们不仅充分发挥想象力,还用画笔记录下了自己的“旅行”足迹,相互交流分享了自己的“旅程”。

本文由美高梅网址发布于戏剧演出,转载请注明出处:卡布奇诺,越剧名家萧雅携两台大戏进京献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