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演出

当前位置:美高梅网址 > 戏剧演出 > 北京演出人气爆棚,中国儿艺原创儿童剧

北京演出人气爆棚,中国儿艺原创儿童剧

来源:http://www.jianlongrealestate.com 作者:美高梅网址 时间:2019-11-04 21:10

中国儿艺原创儿童剧《我想对你说》创作背后

时间:2016年05月2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倾听孩子的心声

——中国儿艺原创儿童剧《我想对你说》创作背后

图片 1

儿童剧《我想对你说》剧照

  从舞台到讲台,从演员到教员,学生也是演员,演员也有老师,专业导演和学校老师共同编创,小学生与国家剧院演员同台表演……日前,由中国儿艺、北京市东城区分司厅小学联合排演的少儿版原创儿童剧《我想对你说》在中国儿童剧场精彩上演。作为中国儿艺院庆60周年展演季给小朋友的特别礼物,同时作为中国儿艺深入开展“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主题活动,帮扶学校开展美育特色教育的又一次成功实践,作品无论内容还是完成方式,都凸显戏剧教育的种种匠心所在。

  依托多年在孩子堆里积累的突出家庭问题,遴选出四个具有代表性家庭,设置四组人物形象和人物关系支撑起全剧的主题情节架构,这对于多年来坚持现实主义创作传统的分司厅金帆话剧团副团长、指导教师邵明和编剧崔晴来说驾轻就熟。但如何引入四个家庭的核心矛盾冲突,并将四个家庭有机串联在一台戏中,主创们成功找到了“家长会”这个被他们称为家庭矛盾“导火索”、社会问题“万花筒”以及家庭化学反应“泡腾片”的事件,来体现城市留守儿童情感缺失,竞争环境下信任危机,教育理念价值错位,重组家庭亲子关系,作为全剧规定情境的先行线索,来引发戏剧矛盾,折射现实生活。

  该剧总导演、中国儿艺青年导演、国家一级演员马彦伟介绍,在几次老师、家长和学生的座谈中,老师和家长从社会、学校和家庭等层面就孩子的成长面临的问题各抒己见。“拔苗助长”“兴趣班”“急功近利”“小升初”“应试教育”“高分低能”“有教育没教养”等诸多社会热点话题被深层解剖。孩子们针对“家长会”以及“和父母之间的沟通”等问题敞开心扉,吐露出真实的感受和困惑,这些都为完善戏剧创作提供了最鲜活的素材。

  “‘每一次家长会后,我爸都能把老师说的话夸张十倍后转述给我!’这句台词就是说台词的那个孩子在座谈会上说的原话,我们用到了剧中,类似这样的话保留了很多,换掉了我们原来写出来觉得不错的台词,因为孩子的话更加真切、质朴、生动、充满童趣。”邵明感叹。真实存在于校园中的“知心信箱”也被位移到了剧中,成为孩子们尽情吐露心声,诉说烦恼之所在,也成了学校、孩子、家庭之间情感纽结的一个重要依托。

  “有一天,我到学校给同学们排练时,在教学楼二楼拐角处发现了一个‘知心信箱’。后来得知,这是分司厅小学排解和疏导学生内心困惑、矛盾和压力的一种方式。学校有专人负责定期查看并以‘知心姐姐’的名义给同学们回信。当我看到两大本孩子们写给‘知心姐姐’的来信时,非常震惊和感动。认真品读每一封来信,看到在孩子内心深处,藏着多少父母离异、早恋、友谊、考试、评优等问题带来的痛苦、疑惑及不解,那么丰富、真实、生动。”马彦伟坦言,由此,不仅关注人物内心成为创作的冲动和课题,剧本初稿原来的名字《家长会后》也换成了《我想对你说》。

  除了剧情内容紧贴孩子内心,让儿童演儿童,成年人演成年人这样的戏剧形式也成全了孩子们真正的戏剧狂欢。为了让更多的孩子登台表演,马彦伟特意在创作中引入歌队的表现形式,巧妙运用布莱希特间离效果,适时改变剧中观演关系,让孩子在剧中的角色既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中国目前儿童剧演出市场中,90%创作都是,无论成人还是孩子,无论花草鱼虫还是妖魔鬼怪,全由成年演员来扮演,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校园儿童剧则正好相反,所有的角色都由少年儿童扮演,但当我们看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老师都由孩子来扮演时,会有种特别大的不满足感,未来可否多些这样的可能,让儿童演儿童,成年演成年,形成一个人物形象系统整合,不仅锻炼了孩子,也会带给观众更直接、更清新、更亲切的艺术形象。”马彦伟一番话,让人感受到这个从事儿童剧创作17年的戏剧人对于戏剧教育一种深切期愿和有益探索。

胡笳声悲气自高——看豫剧《蔡文姬》

时间:2016年05月2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贺宝林

图片 2

豫剧《蔡文姬》剧照 挚友 摄

  蔡文姬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才女,可她却命运多舛。正如她自己所说“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离乱,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先是夫亡家破,父亲冤死,离乱之中又被匈奴掳走,12年后曹操用重金将其赎回。文姬归汉的故事被广泛地搬到戏剧舞台上,有话剧、吕剧、越剧、昆曲版的《蔡文姬》,有京剧《文姬归汉》,有评剧《胡风汉月》,真可谓颂不完后世景仰情,道不尽千古离乱愁。

  近期,河南豫剧院二团又推出了豫剧版的《蔡文姬》。该剧由李古娥编剧,丁建英导演,赵国安作曲。讲述了蔡文姬在国破家亡之后流落匈奴,嫁于左贤王生育二子。在她35岁生日之际,曹操派使节将她赎回,并命她与董祀成婚一起编撰《汉记》。文姬不负众望,历经10年终于完成《汉记》400卷。和其他同类题材的剧目相比,不论是主题立意,还是人物心理揭示,抑或是剧种风格的张扬,该剧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首先,该剧强化了文姬归汉的历史意义,弱化了这一事件的悲剧色彩。剧中没有描写汉朝与匈奴之间的残酷战争,没有歌颂政治家开疆拓土的雄才大略,而是从匈汉和好的角度,肯定了和平交好对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歌颂了民族团结给个体带来的美好福祉。剧中的蔡文姬不再是饱受屈辱的悲惨形象,戏一开始她就坐在主席的位置上,接受百官的祝寿,一双儿女偎依身边,而且左贤王在一旁亲自为她吹笳伴奏,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可以看出,蔡文姬在匈奴生活得非常幸福。左贤王不仅对文姬宠爱有加,而且十分理解她内心的苦衷,当曹操派汉使接文姬归汉时,他是那样的通情达理,不仅支持文姬回归故里了却思乡之情,而且还嘱咐文姬早酬父愿,完成汉史的编撰,并用匈奴的最高礼节送文姬回归。剧中的曹操也不再是传统戏剧舞台上老谋深算的奸臣形象,他不惜重金赎文姬归汉,除了感念与其父蔡邕的深情厚谊之外,更希望文姬能继承父志编修汉史,保留住民族的文化血脉。当董祀与文姬发生矛盾时,曹操更是从家长里短入手,分析他们感情出现隔阂的原因,像一个慈祥的长辈,而不是铁血冷漠的政治家形象。当文姬潜心修撰汉史时,曹操还特地致书单于,让她的儿女来与其相见。正是这一系列的因素,才保证了蔡文姬最终能够了却父亲遗愿,完成汉史的编撰,让民族文化得以传承和延续。就文姬归汉这一事件本身来说,它充满了悲剧色彩,但经过上述的处理,却多出了几分温情,让观众的审美情感由同情慨叹变为欣喜激昂,对这段民族历史油然而生自豪感。这与当前国家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非常契合,突出了和平发展的时代主题,不仅赞美了民族的团结友爱,而且也表达了中国和平崛起的发展理念,彰显了该剧巨大的现实意义。

  其次,该剧着重揭示文姬归汉的复杂心理,弱化了她与外部世界的矛盾冲突。剧中的蔡文姬并没有被置于时代的风口浪尖之上,她面临的最大矛盾不是来自外部的客观世界,而是缘于她内心的情感纠结。她深处大漠12年,虽然左贤王对她相敬如宾,一双儿女骄人可爱,又拥有广阔的土地和无数的牛羊,但却挡不住她时时想念故国和亲人,终日郁郁寡欢,甚至看到大雁南归就会感物伤怀。可真到了离开匈奴时,蔡文姬又是那样的恋恋不舍,“看眼前青草历历黄沙厚,十二年的岁月怎能一笔勾?怎舍得一双骨肉年纪幼,怎舍得大漠秋夜月似钩!”夫妻情、慈母情充满了她的胸怀。当文姬归汉之后,她又无时不在牵挂留在匈奴的儿女和对自己恩情似海的左贤王。她迫于曹操的承命,虽然和董祀洞房花烛,但日夜思念的却是左贤王与儿女的孤帐残灯,以致于她终日抱着左贤王送给她的胡笳,呼唤着儿女的名字哭哭啼啼,而与董祀没有丝毫的夫妻之实。特别是她得知左贤王从马上坠落身负重伤之后,更是担心一双儿女无人照管,甚至还产生了再回到匈奴去的想法。通过这几个层次,从一个女人和母亲特有的心理出发,揭示了文姬丰富的情感世界和无私的慈母情怀,充满了人生的况味,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但文姬最终放弃了儿女情长,战胜了个人情感,以崇高的家国情怀,勇敢的担当意识,继承父亲遗志,接过编撰汉史的重任。为表达修史的决心,文姬还把自己最心爱的胡笳交给曹操保存。她十年如一日,最终完成《汉记》的编写,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因为它记录了汉家风云,凝聚着历史教训,使民族的智慧得到了又一次的升华。当10年后胡笳声再次响起,文姬吹奏出的不再是凄清和哀怨,而是一个民族雄壮豪迈的奋进之音,永远地回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最后,该剧强化了豫剧的剧种特色,促进了豫剧流派的传承发扬。豫剧的唱腔激昂澎湃,高亢明亮,表演质朴自然,乡土气息浓郁。这种艺术特质,与文姬归汉这一题材所饱含的文化意蕴非常吻合,或者说豫剧很适合表现这类题材,特别是在揭示文姬内心凄婉刚烈、高洁忠贞的情感方面,更有其独到之处。导演尊重中国戏曲的创作规律,不堆砌道具,不哗众取宠,把更多的舞台空间留给演员,运用戏曲虚拟化的表演程式,充分发挥演员的艺术创造力,尤其是大段的唱腔更显演员的艺术功力。剧中的蔡文姬由河南豫剧院二团一级演员、豫剧马(金凤)派传人柏青饰演。柏青是马金凤的得意高徒,其唱腔吐字清晰、清脆婉转,其表演沉稳大气、刚柔并济,不仅继承了豫剧马派的艺术特色,而且还有她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她在剧中饰演的蔡文姬,端庄秀丽,言行举止皆有大家风范,处处显示出一个知识女性的高贵气质。特别是抒发文姬内心情感的核心唱段,柏青的演唱高而不噪,低而不闷,既有穿肠透肺的高亢之音,又有低回缠绵的无尽倾诉,对文姬的内心情感把握得非常准确,塑造了一个重情义、敢担当的才女、烈女形象。

  当然,豫剧《蔡文姬》在艺术上还有提升空间。但就深入挖掘传统题材的文化价值方面,该剧无疑是一次成功的尝试,它体现了对民族文化的敬畏精神,而不是随意地穿越和肆意地颠覆。舞台呈现突出中国戏曲的审美特征,还舞台于演员,通过揭示人物的心理逻辑,去塑造艺术形象。同时,该剧还具有鲜明的剧种意识、流派意识,对当前戏曲的传承保护也是一次很好的实践。

《啊!鼓岭》北京演出人气爆棚

图片 3

吸引伦敦西区合作意向

原创舞剧《浮生》剧照

  音乐剧《啊!鼓岭》北京天桥剧场三场演出完美落幕,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专家审核场次,观众场场爆满,三层座位几乎坐满,一层还有站在后排的观众。演出中充滿让人振奋的欢呼和尖叫,演出结束后的演员交流活动中,观众们排着几百人的长龙,表达他们对音乐剧和对演员的喜爱之情。直到剧场工作人员必须要关闭大厅场灯了,观众们还是依依不舍,不忍离去。据制作方透露,接下来该剧即将展开第二轮的全国保利院线巡演,一路将去到二十多个城市。

  于天地日月星辰而言,人不过是其中一只小小的蜉蝣,转瞬即逝;于家国而言,人也或许是历史长河中的沧海一粟;经历岁月荡涤的人们,回首往事或许恍如隔世,然而即便时光如滚滚长江不断东去,抹得去的是时间,抹不去的是历史的见证者们。

  制作人李盾先生在接受访问时手机裡不停收到祝贺的微信和短信,他给我们展示了其中一条:“你们是中国骄傲!一一一昨晚到此时,手机里都是朋友们对天桥剧场连续三场演出的音乐剧《啊!鼓岭》的赞美,喜欢这部剧的小演员们,除了两位资深演员,其他演员都是90后、00后,每一个演员的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十分精致,其实他们每天都要练功、排戏、开会、交流,过着半军事化的集体生活,如此青春年华又如此富有工匠精神,在当下十分难得,令人敬佩。也非常喜欢剧中每一首歌,金培达老师和梁芒老师写出的音乐词曲是绝对唯美含情、能够将冰雪融化的风格:花芬芳 ,是坚信阳光;人不忘 ,是心中有一个地方。等待是因为相信,相信因为有希望。如果十三亿中国人民都可以听到并懂得如此美好的音乐,人性的光辉与爱的力量必然释放出推动社会文明脱俗的巨大能量。”

  东北师范大学大型原创舞剧《浮生》的整个故事采取倒叙的手法,开篇便让观众聚焦于摇椅上老妇人手中的盒子里,当老妇人郑重地将两根黑长辫子和一只红簪子从中拿出来时,所有人便跟随着老妇人的视线陷入回忆里...1932年全境沦陷的东北,伴随着战火硝烟以及枪声阵阵,大批逃亡的人们簇拥着往前,有学生、有歌女、有孕妇、有老人、还有用绳索绑在一块的一家四口,在左顾右盼四下乱窜中编导快速地通过使用典型性的动作与造型将家国蒙难逃亡中的各种人物形象展现的淋漓尽致,随之而来的大屠杀中一家四口幸免于难,却在逃亡中失散流离,哥哥舍身为国,加入地下组织,与游击队员一同为抗日救亡而搏斗,母亲为救弟弟死在白头鬼子的刺刀下,弟弟因白头鬼子女儿蜻蜓的善良得以获救却不得不在日军营里隐忍求生,在妹妹恍然流离几近堕入风尘之际,终于得救,而兄弟妹三人虽得以重聚,在命运沉浮的战争年代,在救亡图存是每一个人的历史使命的驱使下,兄弟二人相继为国牺牲...

  而微博上更是很多网友看剧评论的空间,网友『无涯兄』看完音乐剧发表微博说:“看音乐剧《啊!鼓岭》之感。当我只看了宣传页上的故事梗概,就已经被感动。这个剧的音乐通俗易懂,温暖平实感动,非常好听。演员唱的跳的都非常投入,特别是三个小朋友的演出。这个剧,反对战争,歌颂友情。我觉的这个戏应该全国巡演,到美国也去。因为主题很好哪,反对战争,歌颂和平和友谊。”

图片 4

  网友『飞常言论』的评论微博说:“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资助项目—音乐剧《啊!鼓岭》,美轮美奂的舞美,身心投入的演员,精心创作的音乐,心灵之旅的音乐盛宴!”甚至有网友表示真的特别想学习音乐剧表演,做音乐剧演员。

原创舞剧《浮生》剧照

  鼓岭,一个真实存在的“桃花源”,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长河里,它安静但坚定地保存了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在所有鼓岭村民和爱上鼓岭的外国人心中,“柳杉王”就是鼓岭的命脉。而这部音乐剧《啊!鼓岭》的命脉所在,是“希望”。

  短短90分钟的舞剧,编导巧用各种方法,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厚重且丰满的故事,而一个好的故事离不开立体的人物形象,在剧中,每一个人物都有他们所固有的主题动作以塑造其人物性格,如哥哥的沉稳,即使是在打闹中也对妹妹爱护有加;又如老妇人的沧桑,蹒跚的步伐与颤颤巍巍的体态,瞬间便将老人的神态展现;再如不幸陷入日军魔爪的沦为慰安妇的少女们,绝望与心中仅存的幻想都通过几组主题动作一一显露。舞剧中的双人舞段、三人舞段也将人物的性格展现的同时为观众梳理出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关系。而在舞剧中众多的人物仿佛是在乱世国难中沉浮的人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或流亡、或反抗、或庸碌、或顺从。在舞蹈段落中,编导使用较多对比的手法,如母亲在流离失所的现实中对于往日幸福的家庭时光的回忆;白头鬼子对蜻蜓的慈爱与对中国百姓的残暴;在艰难险境下仍有国家信仰的百姓以及谄媚自私的汉奸;游击队三人交换情报时的紧张以及平日相处中的点滴温馨场面;在战壕中的兄弟与想象中兄弟重逢的场面;以及结尾处老妇人的凄凉背影与回忆中童年时期的兄妹三人。种种对比的表现手法使得乐者更乐,哀者更哀,而观众对于作品情感的感知力也更为深刻,如临其境。

  我们的制作人李盾先生曾经最辉煌的作品之一,就是连续演出九百场的音乐剧《白蛇传》,这部音乐剧当年的女主角郭爱萍,如今已经是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亚洲区总裁和孔子学院院长。今天《啊!鼓岭》最后一场演出,她带著伦敦西区音乐剧业内人士来观看我们的剧,并转达了西区音乐剧人的好评,他们震惊于中国原创音乐剧的艺术水准之高,团队合作之精准,以及制作细节之精致,也饱含对未来我们能够有剧目之间交流合作的希望。

图片 5

  除了剧目合作之外,李盾先生也于之前邀请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校长Mr Patrick Loughrey一行到德稻上海中心和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参观考察。与王荣华校长和德稻集团副总裁蒋岚女士进行了交谈,以音乐剧实验班为合作点,探索中英音乐剧教育及制作的联合体。李盾先生提议的《黛安娜》和《德兰修女》两个题材也得到了伦敦大学的高度认可,未来将进一步构思联合制作的方案。

原创舞剧《浮生》剧照

  在舞台时间与空间的利用上,《浮生》也不同于其他,几个较为特色的点如边幕的使用,少女蜻蜓拉着弟弟走入二道幕走出则变成成年蜻蜓和弟弟,一进一出中以戏剧化的形式转换了舞台上的时空而非程式化的通过字幕表现,这使得舞剧的整个结构更为紧密且节奏上不拖沓;城墙夜袭部分,舞台上游击队员与白头鬼子出现在同一个空间,不由得让观众为游击队员捏一把汗,在道具与动作的帮助之下让两组人物在一个空间中表现出躲藏与寻找,同时在此舞段当中还拓宽了舞蹈的表现场地,游击队员受刑时表演空间拓宽到舞台下,使得观众的感受更为立体,但此段动作设计略有些瑕疵;其三便是白头鬼子恼羞成怒杀艺妓的一段,私以为全剧最为精彩的一段,通过一扇屏风,形成了多个舞台空间,将表演的艺妓、白头鬼子、蜻蜓、弟弟、妹妹、以及弟弟回忆中的妈妈都与之联系起来,将母亲与白头鬼子的一段动作在妹妹身上进行重复,回忆与现实串联,多个时空在舞台上同时展现,将舞蹈推向最高潮,不足之处是舞蹈哑剧成分较多,使得舞蹈成分略为降低。

  在道具的使用上,不论是贯穿全剧的两根黑长辫和一根簪子,作为兄妹三人微弱联系的纽带;屏风的使用将一整个舞台空间划分为多个,同一个画面同时展示人的现实与幻想;亦或是拴住一家四口的长绳,在战火中使四人有联系;甚至是在逃亡中被母亲一分为三又被子女三人三合为一的馍,几乎在每一个场景中编导都通过道具的使用将人物与人物之间进行联系,将人物的情感传递,使得人物形象更为立体。同时,灯光音乐的使用上编导也别出心裁,利用灯光的转换使主要人物突出化,如大屠杀之后逃难的母子四人,前排的灯作为四人前行的路,同时将多余人物清除舞台,场景转换十分流畅且不拖沓。在不同舞段时灯光的处理也不同,在母亲的回忆中尤为明显,由少女到出嫁到子女成群,黄红色暖色的灯光以及和谐流畅的音乐无不体现着幸福温暖的场面,而回忆及丧偶之痛时灯光瞬间变白,冷色调的灯光和音乐情绪的突变使得母亲的悲痛感更加重。脚步声的运用在舞剧中有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意味着白头鬼子的靠近,日军铁蹄的入侵,给人以无限的紧迫感。

  舞剧《浮生》讲述的是国难之下浮生之中每一个小人物的故事,给和平年代的人以冲击,发起深思。从世间一个小人物的角度去描述这段历史,或许几十年弹指一挥间像梦境一般,却足够刻骨铭心。而我们将如何对待曾经发生的史实,如何正视这段历史,绝不会是像梦一般烟消云散,唯有铭记这段历史,才能书写新的历史!

本文由美高梅网址发布于戏剧演出,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演出人气爆棚,中国儿艺原创儿童剧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三大版本齐集亮相,年底见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