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演出

当前位置:美高梅网址 > 戏剧演出 > 绽放在乡村的,京剧名家追思云燕铭

绽放在乡村的,京剧名家追思云燕铭

来源:http://www.jianlongrealestate.com 作者:美高梅网址 时间:2019-09-26 03:59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刘胡兰是剪着齐耳短发,而在现代豫剧《铡刀下的红梅》中,她刚出场时却是梳着一条乌黑亮泽的长辫子,而且不愿意被剪掉,理由是“剪了俺奶奶会难过”。这个生活化的“刘胡兰”的爱美与稚气不仅无损刘胡兰的英雄形象,还深深打动着观众的心。她的扮演者就是河南小皇后豫剧团团长、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获得者王红丽。

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开幕

时间:2011年05月11日来源:作者:王新荣

5月8日,由中国文联、中国剧协与山西省委宣传部、山西省文联及山西省文化厅联合主办的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暨第3届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大赛(北片)在太原开幕。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李屹,山西省政协副主席李谭生,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山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杜学文,山西省文联主席李才旺、党组书记宋新柱,山西省文化厅厅长张明亮,中国剧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周光以及太原市有关方面领导出席了大赛开幕式。开幕式由中国剧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刘卫红主持。

李屹、李谭生共同为大赛启动仪式揭幕。

季国平、李才旺分别在开幕式上致辞。

启动仪式结束后,由山西省梅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精心打造的晋剧《大红灯笼》,拉开了本次大赛的序幕。同时开场的还有解放军总政歌剧团演出的歌剧《太阳雪》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晋剧团的晋剧《斩唐丹》《困河东》。

据悉,在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来自全国12个剧种的21台优秀精品剧目将展开激烈角逐。同时,为了满足基层群众的文化需求,大赛主办方还将组织14场低票价惠民演出,其中包括3场公益慰问专场演出。季国平表示,梅花奖大赛业已成为积极推出优秀戏剧人才和优秀戏剧作品的有效载体,“还戏于民”也将让更多观众共享戏剧创作的优秀成果。

据悉,北片大赛结束后,南片大赛将于5月28日在四川成都拉开帷幕。大赛将持续至6月10日,进入终评的演员将以现场演出的形式进行决赛,由终评评委通过现场观摩,差额评出本届梅花奖获奖演员。

由国家京剧院和中国传记文学学会联合主办的“纪念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云燕铭女士逝世周年追思座谈会”8月10日在国家京剧院举行,张春华、杜近芳、江新蓉、刘秀荣、李维康等众多京剧名家以及云燕铭家属、生前好友及学生深情回顾了云燕铭“戏比天大,戏比命大”的艺术之路。与会者认为,云燕铭的表演艺术在表现人物和剧情上,大胆突破了传统表演程式,达到妙境。

图片 1

【“小皇后”卖烤鸭】

云燕铭先后师从冯子和、王瑶卿,并得梅兰芳、欧阳予倩等名家的指点,出演过《三打祝家庄》《三座山》《打金枝》《革命自有后来人》等剧目。

1960年昆剧《游园惊梦》中梅兰芳(左)饰杜丽娘,俞振飞(右)饰柳梦梅,这是两位大师最后一次同台

王红丽1967年出生于河南一个梨园世家,自幼对豫剧产生了浓厚兴趣,1985年从洛阳戏校毕业后进入河南省豫剧二团,工豫剧花旦、闺门旦。18岁时第一次参加比赛就夺得“香玉杯艺术奖”,20岁时主演《春秋配》一剧在河南剧坛崭露头角,21岁时以《司文郎》一剧在河南省第二届戏剧大赛上获一等奖。由于扮相俊美,演技出众,嗓音清亮甜润,她被观众称为“豫剧小皇后”。1989年赴京演出时剧作家马少波为她题诗赞曰:“陈姿阎韵两派兼,借得金玉三分憨。胡女雪梅传京蓟,急管繁弦惜少年。”

俞振飞渐去渐远,在有些人的眼里,他的背影似乎也变得模糊起来。在庆祝建党90周年的日子里,我来到上海市群众艺术馆,这里的500余幅照片,记录了建党以来上海舞台的灿烂时光。其中有一幅大黑白照片,上面醒目地写着:1959年7月1日,周信芳、俞振飞等13名戏剧界高级知识分子被批准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就从这张照片上,我看到了俞振飞的背影。

就在小荷才露尖尖角之时,令人始料未及的是,1990年王红丽因故离开了河南省豫剧二团。当时流行“下海”,王红丽也跃跃欲试,选择了“和唱戏八竿子打不着的行当”,开起了烤鸭店,而且卖得特别火——两年之间腰缠百万,还开了好几家连锁店。尽管如此,王红丽心里并不快乐,那时候她连做梦都在唱戏,可以好几天不去店里,可一天不练功吊嗓就难受得很。而真正刺激她回归豫剧的,是一批忠实顾客的声音:“俺来买烤鸭,就是想听听你的嗓子音”;“自从看了你的戏,就喜欢上了豫剧,可惜你不唱戏了”;“‘小皇后’更应该属于舞台”……他们的话让王红丽意识到:“原来是我的戏迷在捧生意,而豫剧不也是我自己的真爱吗!我要回到豫剧舞台!”

情系昆剧 重义轻利

虽然当时河南各大剧团都处于低迷状态,但王红丽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关掉烤鸭店!把赚的钱全部投入到成立自己的豫剧团中。1993年冬天,王红丽正式成立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小皇后豫剧团。

俞振飞的父亲俞粟庐先生,原是清朝一名武官,由于官场腐败,遂辞官归里。粟庐先生一生有两个爱好:唱曲和写字。他在继承清乾隆年间的昆宗正宗“叶堂唱口”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自己唱曲艺术的风格,故被人称为“江南曲圣”。俞振飞3岁丧母,他是在父亲的唱曲声中长大的,6岁起就接受一整套严格的训练,8岁上了“同期”曲台,成了江南一带名闻遐迩的小曲友。

重返豫剧舞台后,王红丽感到无比踏实,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开团大戏《风雨行宫》和《美女涅槃记》好评如潮,但谁会知道,由于没有自己的排演场,这两台戏是借用电影院做排练场,而且是在电影散场后的深夜排练到次日凌晨……由于剧团得靠演出来维持运转,所以“一切都要自力更生”。王红丽告诉记者,为了节省开支,当时小皇后豫剧团从不请小工卸台装车,所有的活儿都是自己干,甚至连演员头上戴的一朵小花也是自己做的。

1920年,18岁的俞振飞只身来到上海,为爱国实业家穆藕初传授昆曲。他想起父亲和苏州的一批昆曲爱好者们,很早就在酝酿培养昆戏班接班人的问题,就把父亲的想法对穆藕初说了,引起了这位爱国实业家极大的兴趣。经过穆藕初等志士仁人的努力,昆剧传习所于1921年秋在苏州桃花坞西大营门五亩园成立。俞振飞当时虽是一名小职员,每月薪水只有16元,但他亦捐了117元,并为传习所筹款唱了3场义务戏,作为自己对昆曲事业的一份贡献。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剧团成立的第2年,《风雨行宫》从河南演到山西、河北,到达北京时整整演了100场,凭借这部戏王红丽一举摘取了中国戏剧梅花奖。

5年后,传习所的学员羽翼渐丰。他们希望在上海京昆界已经小有名气的俞振飞出面办个剧团,带领这帮小师弟在上海图谋发展。俞振飞四处奔走,筹募到办团经费5000元,组建了“维昆公司”,打算长期租用笑舞台,作为昆剧演出的基地。消息传到苏州,俞粟庐连忙给儿子写信,告诫儿子千万不要管钱当老板。原来粟庐先生一生,奉行的就是清静自守、淡泊名利的做人准则。他辞官以后,在苏州乡绅张履谦家当西席。张家原要多付些束脩,但粟庐先生坚持只要月薪20块银圆,说“钞票多了也呒啥用”。后来20块银圆不够用了,他宁可卖字贴补家用,直到终老天年,也没有向张家提出加薪。俞振飞一生不理财,盖源于此。

“丰富了人生阅历,对我经营自己的剧团也有帮助,因为懂得了去考虑顾客的需要。”回顾卖烤鸭的人生插曲时,王红丽坦言。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8年蓄须明志的梅兰芳打算重返舞台,无奈嗓子不听使唤了,唱京剧力不从心。俞振飞见梅兰芳情绪低落,就带了笛子来到梅家,鼓励梅兰芳先唱一期昆曲。原定在美琪大戏院唱10场,结果欲罢不能,又加演3场。演出结束,收入相当可观,大家分下来,还多十几根金条。梅兰芳要多分给俞振飞,俞坚辞不收。梅兰芳买了衣料等东西,叫三轮车送到俞振飞家里,俞也不接受。梅兰芳只得说:“给你钱你不要,给你东西你也不收,我现在只有最后一个请求,欢迎你加入我们梅剧团!”俞振飞喜出望外,高声说道:“我坚决同意。”但表示,他在梅剧团的“包银”(酬薪)决不能高于姜妙香。那时候,姜妙香的市场价是1000万法币,而俞振飞是7000万法币,即使放在今天,也难免有人会说俞振飞傻。但俞振飞自幼随父亲唱曲、写字、说训诂,接受的是一整套儒家的道德教育,他懂得友谊和金钱孰轻孰重。

【吃饭戏和精品戏】

曲折的婚恋之路

“一个剧团,要在演出市场中生存,必须有名角和好戏。”率领河南小皇后豫剧团走过18个年头的王红丽对此深有体会。

俞振飞一生有过5次婚恋,最引起坊间关注的是他与“评剧皇后”言慧珠的婚姻,这不仅因为这对“年龄加起来刚好一百岁的新婚夫妇”,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两个个体生命的结合,而且这段传奇的人生姻缘,有着超出舞台艺术外的人生曲折。

名角的魅力能吸引大批观众,而对于小皇后豫剧团来说,有王红丽这一个名角儿还不够,剧团还将办团和办学合二为一,先后招收了4批约百名小学员,并花重金下功夫培养有潜质的年轻演员,或送到国内知名院校进行培养,或委以主要角色锻炼提高。而有了名角儿后,只演老戏是不够的。为此,小皇后豫剧团18年来共自编自创了20多台新戏,既有《三更生死缘》《崔秀莲传奇》等传统连台本剧,也有《风雨行宫》《铡刀下的红梅》这样的精品剧目,共获省及省以上各类奖项和奖励80次之多。

1956年,是俞振飞悲喜交并的一年,就在“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的大好日子里,与他相濡以沫20年的夫人黄蔓耘因病去世了。为了振兴昆剧,党组织希望艺术上处于巅峰状态的俞振飞多多演出。

“我们的每个剧本都是千挑万选的,因为得把每笔投资都收回来,必须排一个成一个。”王红丽告诉记者,小皇后豫剧团排戏不跟风,在创作和排演剧目之前,都要进行深入细致的市场调查,根据市场需要和观众的欣赏趣味确定剧目生产。剧团所排的戏分为吃饭戏和精品戏两大类。“吃饭戏可以满足群众看戏多样化的需求;精品戏让我们立团、打品牌,扩大影响力。这两者缺一不可。”王红丽说。比如连台本戏《三更生死缘》投资较少,故事性强,观赏性高,一推出就受到老百姓欢迎,是部畅销的吃饭戏;而《铡刀下的红梅》是由著名戏剧导演余笑予、王豫生和湖北编剧宋西庭关门琢磨剧本,前后修改数次,历时半年才创作出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在剧本结构、性格塑造等方面具有独创性的精品戏。

他很快地调整好心态,“一刹那,30年前的壮志重上心头,兴奋,激动,恨不得马上使出浑身解数,来响应党的号召,为复兴这个古老的剧种竭尽绵薄”。

【19袋花生的故事】

但是,由于昆剧的生态环境早已被破坏,“传”字辈艺人大多已到不惑之年,失去了舞台竞技能力,俞振飞身边缺少一位旗鼓相当的旦角演员。就在此时,言慧珠把目光投向了俞振飞。原来言慧珠在号称有“十大花旦”的上海京剧院,是位坐冷板凳的头牌花旦,加上数年前嗓子闹了一场“地震”,嗓音竟然全面“塌方”,虽经过潜心研究科学发声,但嗓音总是恢复不到以前的脆亮响堂了。她当机立断:改京从昆。言慧珠要在昆剧舞台上确立新的坐标,俞振飞无疑是最佳拍档。

“广大农村是地方戏曲最大的市场,农村才是我们真正吃饭的地方;要想使剧团生存发展,必须从开发农村市场入手。”王红丽说,小皇后豫剧团从建团开始,就确立了“服务农民,服务基层,走平民化道路”的办团宗旨。而选择了基层,就意味着选择了艰苦。基层的演出条件较为简陋,绝大多数是露天舞台,小皇后豫剧团经常在四面透风的舞台上打地铺睡觉,夏日的蚊虫叮咬,冬天的风霜雨雪,他们都深切体会过。有一个酷热的夏天,小皇后豫剧团在基层演《秦雪梅》,扮演秦雪梅的王红丽以精彩演出博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但当王红丽在掌声中走下舞台时,却一下摔倒,将近20分钟后才苏醒过来,后来被医生诊断为重度中暑……“出门一身棉,回来一身单,过年不在家,在家不过年”,正是剧团演艺生涯的形象写照。

应该说,最初牵动俞、言关系的,是昆曲这根红线。那时候的言慧珠,对俞振飞是毕恭毕敬,礼貌有加,学习也非常勤奋。而对言慧珠的舞台艺术,俞振飞也是十分赞赏的。他晚年在谈到和新艳秋、章遏云、吴素秋、童芷苓、李玉茹等许多坤旦的合作时,不止一次提到:“我合作过的许多坤旦,都不及言慧珠!”

18年来,小皇后豫剧团90%的演出是在农村辗转奔波,他们历尽艰辛、跋山涉水、走乡串寨,给农民观众带去了他们喜闻乐见的戏曲,活跃了农村的文化生活。有一年,距开封很近的尉氏县赫寺村村长见到王红丽说,“真的想请你们来我们村唱戏,但现在钱老凑不齐”,听到这话,爽快的王红丽立马对他说:“我们不要钱,免费为你们演4天,让大家高兴高兴!”4天7场演出让赫寺村的村民兴奋得像过年一样,离戏台较远的还开着小拖拉机载着一家子来看戏,戏台前的空地上黑压压的满是观众不说,就连周围的树上、房上也都爬满了人。农民看豫剧,往往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场演出后,演员要再来段清唱。为了让观众过足“戏瘾”,王红丽总是带头一段又一段地表演,直到他们呼“过瘾”为止。戏演完后,小皇后豫剧团要离开的时候,乡亲们竟扛着麻袋,硬是要把19袋花生装到剧团的车上。剧团坚决不要,可村民们围着车不让走。“舞台是观众用心搭起来的,咱们要掏出心窝子为老百姓唱戏。这盛情难却的19袋花生是我一辈子难忘的珍贵记忆。”说起这些,王红丽仍感动不已。

但是,这对舞台上的伉俪,舞台下的生活却不和谐,正如《解放日报》记者许寅当年对言慧珠所说:“简单得很,你要他,无非要他替你当配角、抬轿子,双方什么爱情也没有!强扭的瓜,甜不了!”

就是凭着这种服务群众的真诚,小皇后豫剧团在老百姓中树立了良好口碑。就拿今年6月份在陕西安塞演出的事说,当时剧团还没到目的地,那里的200多名村民就敲锣打鼓地在路口迎接。18年了,王红丽以年均400余场的演出率团巡回在豫、晋、冀、鲁、皖、苏、粤等省的广大农村和工矿,迄今巡回演出6000余场,观众多达3000万人次,剧团还被中宣部、文化部授予了“全国服务农民、服务基层文化工作”特别贡献奖。

最终拆散这对夫妻的,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文革”一开始,俞、言就双双被打入了“另册”,遭受到层出不穷的人性摧残。俞振飞自幼受传统文化熏陶,能从精神的痛苦中脱身而出;性格刚烈却又脆弱的言慧珠,却承受不住批斗抄家的折磨,终于在1966年9月11日凌晨自缢身亡,这是她一生中的第五次自杀。言慧珠的遗体从楼上抬下去的时候,她还光着双脚。俞振飞叫抬尸工人稍微停一停,跑到楼上,拿了一双玻璃丝袜给她穿上,然后孤身一人把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领了骨灰证。1972年,言清卿要取回妈妈的骨灰,是俞振飞亲手把骨灰证交到他手里的。

【“台上一棵菜,台下一家人”】

言慧珠以生命为代价,对“文革”作出了无言的控诉。她和俞振飞的婚姻,也就在一场血雨腥风中自然解体了。

“台上一棵菜,台下一家人”是小皇后豫剧团倡导的集体精神。“台上一棵菜”喻指剧团成员在舞台上像包心菜一样,以戏为中心相互配合;而“台下一家人”更是名副其实,因为小皇后豫剧团管吃管住,团里的人一年中至少有9个月是在一起工作、生活,整个团就是一个大家庭,必须相亲相爱。

图片 2

为了让剧团充满活力,王红丽打破大锅饭,引进竞争机制,实行全员聘任合同制,在分配上根据演员艺术水平高低、贡献大小、剧团收入情况,合理拉开档次,提高了剧团成员的积极性。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做好传、帮、带,培养中青年演员成为俞振飞晚年工作的主要内容。

经过18年的发展,小皇后豫剧团从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剧团成长为一个在全国有影响力的知名剧团,资产也由当初的100万元增加到现在的1000多万元,获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晚年艺术人生的勃发

之所以获得“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王红丽说“大概是因为常年为老百姓服务,也排出了不错的作品”。作为全国戏曲界民营院团当中唯一获得“二度梅”的演员,王红丽不仅带领剧团积极开发广大农村戏剧市场,在市场竞争大潮中闯出了广阔舞台,她本人仍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进取,一年演250场戏,被老百姓称为“活在舞台上的梅花”。“再多排两出代表戏剧,继续往梅花大奖奋进,还要把戏剧拍成电影。”说起未来,王红丽激情豪迈。

上世纪80年代初,无论从何种因素看,都应该看做是中国昆剧的第二个春天。1978年2月,俞老出任上海昆剧团团长。1981年11月18日,上海京剧团恢复京剧院编制,俞老出任上海京剧院院长。1982年2月,俞老复任上海市戏曲学校校长。他以逾耄望耋的高龄,一肩挑起了上海京昆艺术界的领导重任。

1980年,俞振飞在党和政府为他举办的演剧生活60周年纪念活动上,为自己晚年的工作设定了三大内容。第一,做好表演艺术纪录工作,这是一项重要的、刻不容缓的工作。第二,做好传、帮、带,培养中青年演员。第三,在精力许可的情况下,也打算演几场戏;对于京、昆的推陈出新,做一点创作上的实验。此后的12年里,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课徒传艺,有教无类;带着上海昆剧界的后起之秀,远走美国,东渡扶桑,连年辗转于北京、武汉、西安、成都、香港,把古老的昆曲推向全国、走向世界。他整理出版了《振飞曲谱》和《俞振飞艺术论集》。他在1988年和1989年,录制了京昆折子戏10余出,为抢救传统留下了宝贵的文献。1984年,他在退居二线之前,为中国昆剧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上书获得党中央对昆剧的重视和支持,从他提出的六点建议来看,充分体现了俞振飞对历史和传统文化保持的一种敬畏,以及在两难结构之间寻求高点突破的智慧。当年,根据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批准的中发[1985]20号文件《关于艺术表演团体的改革意见》中的精神,文化部成立了振兴昆剧指导委员会,由俞振飞任主任。

世事若转蓬。俞振飞毕竟老了。他承载着一个老人不可能承受的生命之重。1991年,就在党和政府为他举办演剧生活70周年纪念活动不过两个多月,他因病住进了上海华东医院,而且这一次进医院再也没能出来。躺在病床上的俞振飞,虽然在一个月里连动4次手术,但他依然惦念着昆剧事业,惦念着“上昆”到香港、台湾的演出情况。他的手上,离不开一把折扇。在舞台上,是道具;在生活里,是情趣;在病床上,是他一生昆曲情结的精神寄托。他常常摇着那把折扇,做出种种优美的手势动作,高兴时就干脆唱了起来。医生和护士无不惊诧:从来没见过气管切开的病人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俞老的弟子、旅美曲友孙天申告诉我,俞老在美国夏威夷大学讲学期间,有一次大家开着车观光游览,俞老望着窗外的风景,低吟浅唱,曲不离口,唱了一路。如果说,夏威夷的绮丽风光能引动俞老的唱曲雅兴的话,那么,病床上的俞老似乎更在意让自己的灵魂在风流跌宕的水磨雅韵里漫游。

1993年7月17日凌晨4时45分,一代宗师、京昆表演艺术家俞振飞终于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终年92岁。

俞振飞逝世后,他的夫人、著名京剧演员李蔷华把俞老的遗物,包括价值上千万元的字画,全部捐给了国家,现由上海图书馆保存。

1995年6月底,俞振飞逝世两周年之际,俞振飞铜像和墓穴在上海名人墓园落成。蔷华老师在俞门弟子的陪同下,亲手把骨灰放入墓穴,填上了第一锹土。1995年7月8日,俞振飞铜像揭墓仪式在名人墓园隆重举行。俞振飞的半身像由青铜铸成,底座是一块一米多高的汉白玉,上面横书“俞振飞”3个大字,出自赵朴初手笔。下面刻着俞振飞手书的《八十抒怀》七律一首。

18年过去了。每次站在俞振飞墓前,我仍然能真切地感受到有股淡淡的书卷气在那里弥漫着。(作者为俞振飞弟子、《俞振飞传》作者)

图片 3

俞振飞在京剧《人面桃花》中饰崔护

《八十抒怀》

俞振飞

侧立歌坛甲子巡,繁弦急管海天晨。

古香新艳心同折,魏曲梁词韵尚真。

万卷积山但初学,千花凝彩犹稚春。

朝阳灿灿征途远,八十还当续问津。

本文由美高梅网址发布于戏剧演出,转载请注明出处:绽放在乡村的,京剧名家追思云燕铭

关键词:

上一篇:大红大紫为徽剧,我和爷爷李万春

下一篇:没有了